码报图库大全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 首頁>>民俗風情>>民間藝術1>>正文
  • 民間藝術1
鄉夢戲魂曲盡情理
2019-03-27 10:43   忻州在線·忻州日報 審核人:

——楊家將戲曲年畫收藏之學術價值

□作者 趙國藺

楊家將傳統年畫精品展在秀容書院藏書樓盛大開展。張云平 攝

幾天來,“年畫重回春節”暨“楊家將傳統年畫精品展”在秀容書院展出后反響熱烈,這讓我翻出幾年前寫的一篇閱讀張云平專著《楊家將史畫》的文章,深感對于讀者延伸欣賞楊家將戲曲年畫有著重要的作用。我以為,這是一部關于楊家將文化資源開掘最深最豐富的地方文化學術著作。因此,我主要從戲曲的角度談一點自己的感受和觀點。

綜合歸納 文獻證史

眾所周知,楊家將的高祖楊業出生在我市晉西北地帶,宋史及其它歷史典籍略有記載,楊家主要活動區域在晉北地區,以及鄰近的省區。但是,楊家將成為一種重要的歷史文化現象,根深葉茂,我以為主要依賴民間傳說、戲曲傳播的影響。

戲曲是我們中華民族獨樹一幟的民族民間文化,源遠流長。從當代學者研究的一般共識,其形成于唐宋,成熟于元,明清成為黃金時代。特別是清代地方戲的興起,普及發展至今,成為一種重要的民間娛樂文化。楊家將歷史故事的傳播與傳承,使之成為家喻戶曉、婦孺皆知的文化現象,主要應歸功于民間戲曲中眾多楊家戲的傳播。著者張云平將戲曲作為該書結構的一個章目,運用綜合歸納的方法,在前賢學者研究成果的基礎上,以豐富的資料,梳理出楊家將戲曲故事由簡到繁的歷史過程。從宋金元明到清代地方戲,成長為一棵龐然大樹,到形成一個龐大的“楊家將”戲的族群,理出一條清晰的線索。這次展出的大部分年畫正是這本書中呈現的精品中的收藏精品,圖文并茂,文獻證史,我認為極具學術價值。

豐富的圖片和劇本資料,都是張云平在本地發現收藏的,很有價值,彌足珍貴。如“新編梆子腔《總督那彥成破滑縣》”,既然“新編”,那就是說本地人所創,封面還題“嘉慶年間”四字,應該是忻州市區發現有關戲曲劇本的最早實物資料。“滑縣”是一個真實的地名,在河南省。既然題為“梆子腔”且在我市發現,應肯定是北路梆子。不過當時不叫北路梆子,叫什么后面再說。

再舉一例清光緒三年的一個抄本。這個抄本好像是從刻本轉錄的,依據是有“新刻梆子腔”五字,刻本記錄者名祁淑統,刻印“文盛堂”,抄錄者“榮福堂”,劇目好像是《崇禎爺吊煤山》,因“吊煤山”三字模糊,僅推測,但我想這判斷不會有誤,還應說明的是轉錄本者是我市原平市榮華村人,有幾個字很值得關注,封面題有“山西太原府代州崞邑榮華村西教場居住。”我大膽推測刻印者“文盛堂”或可能在崞縣城。但無法求證。

從這兩個抄本提供的信息,我判斷,現在我們所稱的北路梆子,說不定在清代中葉,或北路梆子形成初期,有一段時間或可能就稱為“梆子腔”。另外還告訴我們,當時北路梆子的活躍與繁榮。

此外,有幾張戲曲演出的海報也很有價值。如劉寶山首次組團晉京(當時叫北平),在前門外大柵欄“廣德戲院”演出海報很難得。劉寶山忻州市忻府區人,學戲在忻州,成名在晉綏張家口。解放前張家口《商業日報》發表過一首贊劉寶山的詩,其中有四字說“先秦后晉”,意思是先唱北路后改中路。因北路梆子由蒲劇衍生來的,蒲劇與秦腔同源,蒲劇最初名也稱秦腔,我有考證。所以“先秦后晉”說法是正確的。

劉寶山被稱為西北馬連良,確是山西梆子演藝界的高手,唱腔作派皆有特色,唱腔尾音挑高收結,有特色。過去我們知道晉劇青衣唱“二音”,他是須生也耍“二音”,作派也大氣。如他演《打金枝》,唐代宗上金殿臺階的虛擬表演很逼真,雖非真實勝似真實。我關注過不少名家的此劇表演,都沒有這動作,都是平步走到桌后。

劉寶山首次應邀晉京演出是上世紀三十年代,從海報的編排設計可看出他當時的名氣。海報鉛印,劉寶山便裝照旁,“劉寶山”大名置于顯著位置。上有一行小字:“本院特別挽留首次到平(當時北京稱北平)名震華北晉腔須生名宿”。大名的右邊是:“到平首次加入山西梆子準演”,左邊是:“平生得意唯一杰作歷史佳劇”。名字下面醒目大字演出劇目:《哭靈堂》和《伐東吳》。我們知道劉寶山擅演三國戲,故稱“歷史佳劇”。關于劉寶山的設計占整個版面的三分之二,其余三分之一的版面是其他名演員及其代表性劇目,從右到左排列有“彥章黑”、“小金鳳”、“九歲紅”、“三兒生”、“毛毛旦”、“筱桂桃”、“十四紅”、“冀蘭香”、“白翠蘭”、“自來丑”,都是我們知道的名家。每位名家下面列有自己的代表性劇目。從這張海報我們可看出劉寶山的大氣派、大名聲、大影響,而且有近百年的歷史,所以我說很珍貴、很難得。

此外,還有蒲劇海報,劇場是“公益大舞臺”,地址是解放前的“運城市西市場”。海報上印有“第五次治安強化運動”,海報的左面有兩行字“我們要確保農產減低物價,我們要革新生活安定民生”。民國年間國民黨開展過一次“新生活運動”,目的在提高民生的生活質量。從這兩句口號好像是新生活運動時的口號,時間約在上世紀三十年代。從這個背景判斷,這張蒲劇海報也應是上世紀三十年代,至今也有近百年歷史。重要的不是歷史,是提供了不少蒲劇知名藝人和劇目。如“堯廟紅”,按其藝名好像是須生,其實是青衣,晉南人都知道是青衣。海報提供的劇目,有我們熟悉的,也有現在名不見經傳的,如《諸葛招親》、《聚英烈》、《解邦衣》等,這些劇目現代人基本不了解。這里也給我們啟示:就地方戲而言,演出劇目恐怕失去了很多,當代人了解也很少,有的很可能是喜劇,如《雙怕妻》。

還有一種現象值得專家學者關注,僅就辛亥革命以來至解放前三、四十年代的時間,盡管戰爭不斷,社會不穩定,但各劇種都出現了一批戲劇名家。僅就上述海報所記載,我們大都知其名,現實生活中還有很多很多,這種現象很值得研究。除了說明當時民間戲曲活動活躍外,還有些什么原因,值得思考。或給當今一點啟示。

張云平收集的資料很豐富,可看出其辛苦和用心。此書還有一張參加1954年11月山西省人民政府文化局主辦,山西省第一屆戲曲觀摩演出大會的說明書值得一說。這張說明書是榆次專區和雁北專區代表團聯合演出,劇目是《轅門斬子》、《訪白袍》、《打漁殺家》,這兩個代表團都是中路梆子,都有好花臉演員,三個劇目有兩個大花臉戲。

北路梆子的中興就跟這次觀摩演出有關。當時忻縣專區參加演出的是臨時組織的賈桂林、高玉貴、智文成斗等藝人排練的北路梆子劇目《哭殿》、《舍飯》、《下水牢》。當時不是正式觀摩演出,而叫展覽演出,原因是當時北路梆子還沒有劇團,而是臨時組團,所以展覽演出。雖說是展演,卻引起時任國家文化部藝術局局長田漢等戲劇專家和省領導的關注,決定成立劇團。1954年2月省政府就批準忻縣專區成立北路梆子劇團,而且是國營。當時忻縣專區已有一個晉劇團。重新設置,則成立總團,下設兩個分團,原晉劇團為一分團;二分團是北路梆子。這里有一個未解之謎,就是原專區晉劇團到底有沒有劇目參加展演,至今半個世紀未有當事人說明,后人也未發現資料記載。

在書中還收集有一張晉京匯報演出的說明書。1955年北路梆子劇團成立,1956年晉京匯報演出。當時所謂北路梆子二分團組成人員,一部分是從社會各地請來的老藝人,如賈桂林是從太原請來的,高玉貴當時是寧武劇團的演員,從寧武調來。董福、董翠花、李桂枝、孫一清、劉文吞、王金蓮等,原來都是專區晉劇團的演員,調整到北路梆子劇團。同年還辦起一個培訓班,請老藝人培養,后改為戲校。后忻縣與雁北兩專區合并為晉北地區,所有機構都遷徙大同。1961年戲校畢業生也分配到劇團。同年晉北專區又恢復原來建制。北路梆子劇團回到忻縣,戲校留給雁北。《楊家將史畫》引用戲劇家劉乃崇先生的一條材料說,1955年田漢先生向省委省政府建議成立北路梆子劇團,此說是不確切的,事實是1954年11月山西省第一屆戲曲觀摩演出期間。1955年2月批準成立劇團。那時辦事效率很快。從觀摩演出到第二年批準成立劇團,也不過三個月時間。

理清劇目 細節珍貴

張云平在書中重點敘述了幾個影響較大的楊家將劇目,理清了《四郎探母》、《穆桂英掛帥》、《三關排宴》的來龍去脈。我想補充一點看法和背景材料。《四郎探母》、《八郎探母》、《雁門關》、《三關排宴》這幾個戲大致是一個故事,藝人為適應市場觀眾的需求,逐漸演變來的,因此基本情節大致相似。尤其是《八郎探母》和《四郎探母》,除了角色名字不同之外,其故事情節驚人相似。我寫過一篇考證文字,我的結論是《四郎探母》是在《八郎探母》的基礎上演變來的而且是藝人在演出過程中改變的,是藝人在演出市場中為節省成本、增加劇目的一種做法。這是清代地方戲興起以來演出繁榮的一種現象。至于新中國成立以來關于《四郎探母》的爭論與禁演,很好理解,那是階級斗爭為綱時代極左思想的表現,理論很幼稚。

上黨梆子《三關排宴》與《四郎探母》的某些情節有相似之處,但已整理改編成一個很好的戲。劇作家吳祖光被流放改造從北大荒回到北京之后,被分配到北京京劇團搞編劇,吳祖光還將此劇改編為京劇,北京京劇團還演出,此劇收入吳祖光劇作集。

張云平對此《三關排宴》的材料收集很豐富,甚至一些細節都敘述到,很真實,我提供一些背景材料。好像是1961年,那時我還在太原就學。晉東南地區上黨梆子戲劇院擬到東北電影制片廠拍《三關排宴》戲曲片。劇團到省城演出,征求專家學者意見,以便進一步修改。劇團演出后,省文化局組織召開了一個座談會。省文化局也邀請到我們系的幾位老師和部分學生參加。那兩句著名的“糖糕撒上胡椒面,辣不辣來甜不甜”臺詞,首先提出批評的是給我們講“元曲課”的老師,他說這不像戲曲臺詞,結果遭到趙樹理不客氣的反駁,態度甚至還有些蠻橫,弄得我們老師很尷尬。當時我們學生有些幼稚,當然是支持老師的,認為老師說的對。后來我們看到電影,看到這兩句臺詞,才體味到這兩句臺詞很有味道,感覺到意味深長,有底蘊,覺著趙樹理堅持的對,是經典劇詞,不愧“大家”。使我感動的是張云平連這樣的細致材料都收集到,可見他對《楊家將史畫》所付出的辛苦,令人欽佩。

張云平是我市資深報人,事業心很強,生活中非常追求完美。他在自己的工作之外,利用業余時間寫出這樣有品位的宏篇巨制,這次又舉辦這么大的展覽,可喜可賀。同時感謝他為我市楊家將文化做出了開拓性的貢獻,應向他祝賀,祝賀他夢想成真!

我敢說,任何優秀的著作都不可能盡善盡美。此書也有點瑕疵。我以為,賈桂林小電燈藝名的形成,并非因其眼神的亮,而是由演《小放牛》裝飾的華麗。還有安秉其“亞八百”的藝名來歷,上世紀五十年代初,他在忻縣京劇團當團長,當時還沒有北路梆子劇團。安秉其在忻縣劇團唱戲,寫海報時當時流行寫藝名。寫到安秉其時還沒有藝名,寫海報的人問眾人寫個啥,在場的人也說不出個啥,寫海報者隨口就說,寫個“亞八百”吧,這樣“亞八百”就流行開了,這是杜萬仲老先生親口跟我說的。總的說來是一本有價值的精美的好書,盡管有點瑕疵,但瑕不掩玉。還是那句話,任何優秀的著作都不可能盡善盡美。

(責任編輯:李冬梅)

關閉窗口
  • 熱門圖片

  • 頻道熱點



    主辦單位:忻州日報社 晉ICP10003702 晉新網備案證編號:14083039 晉公網安備 14090202000008號

    律師提示:本網站所刊登的各種信息,均為忻州在線版權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凡不注明出處的將追究法律責任。

    地址:山西省忻州市長征西街31號 熱線:0350-3336510 電子郵箱:
码报图库大全 体彩胜分差什么意思 大佬彩票是黑平台吗 全天腾讯时时彩计划 舟山体彩飞鱼开奖号码 内蒙古十一选五现场图 江苏近200期11选5走势图 赛车漏洞 足球半全场预测 时时彩业务员拉人经验 腾讯5分彩是统一开奖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