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报图库大全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 首頁>>民俗風情>>民間藝術2>>正文
  • 民間藝術2
慮 虒 邑
2019-03-17 11:29   忻州日報·文化旅游周刊 審核人:

彭 圖

慮虒邑的建置最晚當在趙襄子元年(前475)滅代之后,為什么這樣說,因為五臺曾是鮮虞人的發祥之地。鮮虞又作鮮于,《山海經·北次三經之首》:“又北三百里,曰泰戲之山,……虖池(滹沱)之水出焉……。又北三百里,曰石山,……鮮于之水出焉,而南流注于虖池。”

譚其驤認為鮮于之水即五臺山清水河,若細考之,似應以清水河源頭之一“慮虒水”為是。“虒”(讀sī,此處為地名),傳說中的獸名,似虎而有角,能行于水中。以此推之,滹沱河上游當為以虎為圖騰的古代先民部落所居,這部落就是鮮虞。“鮮”由“魚”和“羊”組成,五臺山區有魚又有羊,引申為“美好、善”,而鄒虞是仁獸,鮮虞部落即有魚又有羊、美好的仁義的虎族部落。

“鮮虞”之名最早見于《國語·鄭語》周幽王八年(前774):“當成周者,南有荊蠻、申、呂、應、鄧、陳、蔡、隋、唐;北有衛、燕、狄、鮮虞、潞、洛、泉、徐、蒲……是非王之支子母弟甥舅,則皆蠻、夷、戎、狄之人也。”

雖然鮮虞之名出現較早,但244年后的魯昭公十二年(前530),對鮮虞的具體記載才出現于《春秋左傳》。魯昭公十二年(晉昭公二年,前530),“冬十月,晉伐鮮虞”。“晉荀吳偽會齊師者,假道于鮮虞,遂入昔陽。秋八月壬午,滅肥,以肥子綿皋歸。晉伐鮮虞,因肥之役也”。魯昭公十三年(529),“鮮虞人聞晉師之悉起也,而不警邊,且不修備。晉荀吳自著雍以上軍侵鮮虞,及中人,驅沖競,大獲而歸”。

這時候的鮮虞已經走出五臺山區,沿滹沱河向東發展到河北的今石家莊地區,被周封為鮮虞子國,國君稱鮮虞子。鮮虞什么時候建國被封,史無明載。

《春秋左傳》秉承的是“尊王攘夷”觀念,凡載之于書中的蠻夷戎狄之事,都是在與周王朝或周之諸侯發生戰爭或有交結之時。《春秋左傳》中北方戎狄最早出現的是“戎”(西戎),其次是“狄”,接下來便依次是長狄、赤狄、白狄、無終、鮮虞等。其出現都是他們的興盛與被滅,這就形成了歷史文獻上蠻夷戎狄的有終無始,甚至像鮮虞一樣的無始無終。這不能不說是中國歷史文獻的一個缺憾。

經常看到一些書籍文章中將戎狄視為游牧民族,這個觀念是錯誤的。中國歷史文獻中的戎狄是指夏商周時期的化外之民,全稱是蠻夷戎狄,即所謂東夷、西戎、南蠻、北狄,他們都是本地土著,都是農耕漁獵部落,如東夷是東南沿海土著居民、南蠻是江漢湖廣云貴土著一樣,西戎便是陜甘寧西部土著,北狄便是晉冀陜北方土著。戎狄與胡人不同,胡人是戰國末后期、秦漢時才興起的草原游牧民族,是戎狄被驅趕到西部、北方草原,與當地土著融合才形成草原游牧民族,而不是游牧民族游牧到西部、北方形成戎狄。比如活躍在管涔山晉西北一帶的燕京戎樓煩和林胡,他們依賴管涔山水草豐茂、地廣人稀的自然條件,發展為騎射部落,被周封為戎狄樓煩子國,管涔山今天仍有樓子山就是證明。后來是趙武靈王胡服騎射將他們驅趕到河套地區,而不是他們從草原游牧到管涔山晉西北一帶。樓煩騎兵大部分被趙武靈王收編入趙國軍隊,到秦末楚漢相爭時,項、劉部隊中還多有樓煩勇士,秦漢在今朔州到寧武一帶置樓煩郡,都證明樓煩不是草原游牧民族而是晉西北土著。同樣,春秋時在滹沱河上游五臺山山區出現的鮮虞人也是本地土著,與鮮虞同時出現的還有盂縣的仇猶,河北石家莊地區的鼓、肥、中山等北狄。

鮮虞是五臺山區土著的另一個證明就是忻州市境內考古發現的舊石器地點其中有五臺縣臺懷鎮北側“五臺山舊石器地點”,時代為舊石器時代晚期。新石器遺址則遍布忻州市全境14個縣(市、區),共170多處,僅原平市境內就有51處新石器遺址,五臺縣12處,代縣11處,定襄縣8處,忻府區7處,繁峙縣6處。說明此地舊石器時代就有人類居住,新石器時代則居住點相對稠密。

近年來考古發現了大量春秋戰國時趙國大、小兩型“慮虒”尖足布幣,考古專家認為這些尖足布“起碼在公元前453年至311年的140年間,那時候,尖足布在今山西至河北是通用的。實行大、小二等制的尖足布幣‘慮虒’的鑄造地仍以定在今山西五臺縣境為妥。”這些布幣的出土,說明在公元前453年至311年的140年間,趙國在今五臺置有慮虒邑。而《漢書·地理志·太原郡》中的慮虒縣是由趙國慮虒邑沿襲而來。

唐杜佑《通典·州郡典》:“五臺(漢慮虒縣。隋改盧夷縣為五臺。有五臺山。慮音廬,虒音夷。)”

唐李吉甫《元和郡縣圖志》卷第十四:“五臺縣,中。西北至州一百二十里。開元戶二千一百六十五。鄉五。本漢慮虒縣,慮,音閭。虒,音夷。屬太原郡,因慮虒水為名也。晉省,后魏孝文帝復置,即今縣理是也,屬新興郡。高齊改為雁門郡。隋大業二年改為五臺縣,因山為名也。五臺山,在縣東北百四十里。《道經》以為紫府山,《內經》以為清涼山。慮虒水,在縣北十五里。”

五臺縣城附近有慮虒河,境內有虒陽河,五臺古城村即為慮虒古城,從出土慮虒尖足布來看,慮虒古城的建筑時間至少應該在春秋晚期,或許就是當年鮮虞子國的最初都城。這一點還有待進一步考證。

另外,東漢章帝時造有慮虒尺,清李斗《揚州畫舫錄·草河錄上》:“慮虒銅尺,建初六年八月十五日造。慮虒乃太原邑,建初則東漢章帝年號也。考章帝時,冷舜祠下,得玉律,以為尺,與周尺同,因鑄為銅尺頒郡國,謂之漢官尺。”因為冷舜祠所發現的這件玉律上刻有慮虒尺三字,所以章帝所頒銅尺也刻慮虒尺三字,后來書法家們多有偽造,成為書家視為珍品的玉石鎮紙。按慮虒之名為五臺所獨有,東漢冷舜祠所發現刻有慮虒尺的玉律應該出自古慮虒邑,那么慮虒邑的建立或當更早。

(責任編輯:盧相汀)

關閉窗口
  • 熱門圖片

  • 頻道熱點



    主辦單位:忻州日報社 晉ICP10003702 晉新網備案證編號:14083039 晉公網安備 14090202000008號

    律師提示:本網站所刊登的各種信息,均為忻州在線版權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凡不注明出處的將追究法律責任。

    地址:山西省忻州市長征西街31號 熱線:0350-3336510 電子郵箱:
码报图库大全 体球网即时比分手机版 官网mg平台 时时彩后二稳赚数字 北京pk10计划神器 重庆时时彩诈骗最新案 龙虎只压龙倍投 快乐时时 时时彩开奖结果记录表 手机购彩 牛牛娱乐棋牌